開發商紛紛進場 社區O2O究竟關業主什么事兒?

眼下,開口不談創業似乎都不好意思跟別人打招呼,房地產領域亦然。近期地產界辭職者中一半以上都去做社區O2O了。所謂社區O2O就是線下銷售與服務通過線上推廣來攬客,社區業主可以通過線上來篩選需求,在線預訂、結算,甚至可以靈活地進行線上預訂、線下交易,最終將商品或服務落地滿足用戶最后一公里的終端需求。

開發商紛紛進場 社區O2O究竟關業主什么事兒?

由于是一個新興行業,人們對社區O2O都有過高的期望值。“社區O2O能降低物業費”、“能足不出戶享受懶人生活”等等都是業主面前一張美麗的“餅”,正如一位專業人士所言,這張餅美是美,但還沒有人吃到嘴里,便發現變了味道——國內首家以社區O2O上市的物業管理公司在各地被不少社區投訴,甚至發生多次維權事件,就是因為該公司將社區變成了他們的商品交易場,而物業管理服務功能幾乎喪失……目前,北京尚無一家社區看到成熟的O2O模式,不是正在尋找盈利模式,就是在奔命于烈日下做社區活動,增加“用戶黏度”,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做大用戶量,找到盈利模式被資本看中,成功獲得投資甚至上市。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一輪的社區O2O,是一場資本的盛宴,而對業主來說,他們很可能就是實驗室的“小白鼠”。

所以,越來越多的社區業主提出疑問,世界這么大,O2O這么多,跟我們業主到底有多大的關系?

小區業主是蛋糕

所有O2O都想咬一口

“大哥,您只要掃一掃我們的二維碼,我們便免費送您一桶油或一袋洗衣粉。”

“我們有蔬菜基地、果園,可以帶您的父母去采摘,您只要掃一下我們的二維碼就可以報名,我們免費接送,還有午餐……”

這些聽起來不錯的事情就是社區O2O進入你生活的第一步。但是你知道嗎,當你掃了二維碼的那一瞬間,你的手機資料、家庭結構、住房狀況,甚至你買過什么包、用過什么化妝品都已經公開透明了。

他們的邏輯是這樣的:找到一個社區,通過免費或者低價送東西給業主,讓大量業主掃碼,獲得業主資料信息,社區和業主越來越多,獲得的業主信息也越來越多,然后就會有資本看中這個大數據,從而購買或者入資你的企業,甚至將你包裝上市……

一位物業公司經理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他從前年底開始,接待了大量的所謂社區O2O的“游說者”,表示只要與他們合作,社區業主將得到免費贈送的物品,物業公司也將得到額外的經營補貼,但最終的表現形式無非就是在小區架一個易拉寶,擺幾張桌子,放一些免費發放的用品,吸引業主來掃二維碼。結果,業主先期掃了碼,后來沒有后續服務,絕大多數業主最終會選擇卸載之前下載的APP平臺。

“我感覺業主就像一塊蛋糕,所有人都想來咬一口。”該物業經理表示,目前為止,還沒有見到一個真正了解業主需求、物業管理公司難處,并且找到解決方案的社區O2O。

社區O2O生意經是什么?

社區O2O真正被人掛在嘴邊是從前年開始的。一批諸如叮咚社區、小區管家、小區無憂、家生活等等微信、app平臺層出不窮,都在做著大同小異的事情:進社區、引數據、找風投、醞釀上市。而其中的大多數公司都號稱已經有了幾百萬的天使投資或者一千萬至三千萬的a輪融資,用這樣的故事去吸引物業管理公司與他們合作。

很多融到資金是真的,但能證明什么呢?

某家國外風投公司駐京代表秦小姐向北青報記者透露,他們每年都要把大把的錢用來收購,但目標太多,而且沒有那么多人力去細致入微地考察,所以只要認為融資者的故事性完整、邏輯性合理、有一定的盈利模式,基本就可以投資給他們。風投公司是這么考慮的:比如有一個億,投給10家O2O平臺,其中8家都失敗了,血本無歸,但有兩家成功了,上市估值10個億,他們的投資回收大概有兩三個億,如此總體上是賺錢的。

我們回過頭來再看看死在沙灘上的社區O2O先驅。今年有人在北京見過一個叫叮咚社區的APP以及送貨車嗎?而在去年這個時候,好多社區還跑著帶有標識的人和車,據了解,叮咚社區已經退出北京市場。

據知情人透露,叮咚社區當時已經獲得a輪投資,但仍然是因為始終沒有找到盈利模式,只是拓展社區,后續服務跟不上,融資的錢燒完了,沒有人再繼續投資,只能轉型。

而后來者們似乎仍然在這么運行,有的獲得融資,到全國找1000個社區的小區物業,用盡各種方法每家先草簽一個戰略合作合同,根本沒有業主活躍度、沒有落地活動、沒有商業資源,僅憑1000份合同便獲得一千萬的融資。所以有人將這樣的風投叫做“瘋投”,最終的結果就是創始人賺得盆滿缽滿轉行,剩下一個空的app存活在手機里以及一大批曾經加載的業主忙著卸載……

社區O2O嚴重依賴物業管理公司

這個結論被論證是對的。

在北京唯一一家落地社區O2O——家庭云管家創始人袁曙光告訴北青報記者,社區O2O必須和物業綁定在一起,才有可能實現真正的社區業主活躍度、盈利模式的落地、物業公司盈利渠道增加的共贏局面。

沒接觸過物業公司的想繞開它很正常,這些人都是以互聯網角度切入,以為繞開物業可以快速規模化、平臺化,只是他們還不知道物業在其中的重要性。

社區O2O最大的市場意義在于提供了互聯網巨頭們難以滲入的市場機遇,線下的服務部分才是互聯網巨頭們無法觸及的地方。所以,要做社區O2O就一定要深入到線下,而深入到線下就難以繞開物業公司。

舉個例子,在小區做活動,社區O2O代理的商品想進入促銷并且獲得業主的信息,如果繞過物業,別說進不去,即使進去了,哪個有購買能力的業主會知道你來做活動?而有物業公司配合的活動,提前一兩天就在公共大堂、樓道、電梯,甚至動用社區短信平臺通知業主參加活動,相比一個外來勢力,業主更愿意相信哪怕跟他們有一定矛盾的物業公司。

“現在整個領域面臨著一個尷尬。很多物業公司想和我們合作,但由于自身問題不得不放棄,這就是行業的悲哀。”袁曙光表示,他所說的物業自身問題就是和業主的矛盾。

比如,此前某集團物業看上了他開發的APP,但報到集團高層得到回復是:“我們旗下的社區業主和物業有矛盾,業主有了這款APP,豈不是天天在里面罵我們。”合作就此中止。

“其實,我們的物業管理軟件里,包括報修、投訴都有,初衷就是將它作為一款管理服務平臺免費給物業公司,但往往很多社區正是因為有這些功能而放棄。”袁曙光無奈地說。

目前,住戶與物業普遍存在矛盾,這是市場因素決定的,同時也是社區活躍度的死結。物業公司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很可能是終結社區O2O最直接的一刀。

第一個上市的社區O2O已被拍在沙灘上

為何大企業繼續沖浪?

記者手中有一份來自深圳的信件,投訴社區O2O首家上市公司利用社區資源除了兜售商品、壟斷社區商業,物業管理服務差到極點。業主說,開始該公司以低價競得小區的管理權,他們本來認為是好事,后來才發現該公司的低物業費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把物業費放在眼里,而是把大量的精力放在了做生意上。

業內人士表示,該上市O2O企業因為這些負面消息損失慘重,目前除自有樓盤的物業服務之外(該公司背景是房地產公司),外接社區急劇萎縮,基本成了社區O2O的反面教材。

雖然有了反面教材,但社區O2O必須由大公司結合互聯網、資本三位一體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實際上,大型物業公司的圈地運動已經開始了。比如,北京萬科物業接收望京幾家社區,物業費直接漲價,讓業主大呼意外。業主徐女士說以為大企業來了能降物業管理費呢,其實,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簡單。

據房地產O2O研究中心的數據顯示,目前很多大型物業公司正在悄無聲息地吞并中小物業。隨著社區O2O概念持續走熱,物業的收購價格也水漲船高,有一定規模的一級資質物業公司報價在1000萬~2000萬,二級資質的報價在500萬~800萬。

一般而言,一級資質物業管理200萬平方米社區,二級的在100萬平方米水平算有一定規模。算算這筆賬,通過收購物業的形式來進行社區O2O的擴張成本已經不低了,而且會越來越高。

龍湖集團早在三年前就開始醞釀社區O2O的運行,它基于自身上百家社區和數萬物業管理人員。當時企業負責人吳亞軍就認為,龍湖的物業人員不僅僅要管好社區,對社會屬性也要具備,社區周邊一公里的大社區服務概念要成為下一步考慮的重點。

據專家介紹,大的房產物業公司相對更有實力和魄力,自身樂于去做一些嘗試。這樣的公司不會貪圖一時小利,而是把物業管理當成房企的下一個增長點。但專家也提醒這些房企,切勿把項目設計得大而不精,落實起來會成為“沒有輪子的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