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家”不滿“管家”委屈,物管究竟難在哪里?

小區業主與物管的矛盾時有發生,而小區物業費收費難也成了普遍現象。記者近日對紹興不同層次小區的物業管理和收費情況進行調查后發現一個尷尬的現象,不少小區業主對物業服務不滿意,而反過來作為管家的物業公司卻有委屈。

昨天,記者驅車來到越城區城南街道瀛洲名苑小區,門口的保安攔住了車子,“不好意思,不是我們小區的車子請停到外面。”記者停好車進入小區,只見保安亭電腦內存有每戶家庭車子的車牌號碼。隨后,記者在小區內轉了一圈后發現,小區的樓道門都關閉著,地面也干凈。隨機采訪了幾位居住的居民,都對小區的物業服務表示滿意。

“說實在的,我們收的物業費相對較高,原先是1元/平方米,去年調價至1.2元/平方米,不過我們的服務也得到了業主的認可,物業費收繳率達到90%以上。”管理該小區的廣居物業相關負責人介紹說,要想處理好物業與業主之間的關系,必須要讓業主信任你。贏得業主信任,首要考慮的不應該是收多少物業費,而是要問問自己的服務水平值多少。“只要物業服務做得到位,業主們自然會配合,就會贏得‘民心’。”她介紹說,除了做好保潔、綠化等工作外,為了確保小區居民安全,

晚上11點之后進入小區的,都需要登記備案,他們去年還全面摸排小區業主車輛,給每戶家庭免費發放一個車輛進出感應器,杜絕不是小區業主的車輛進入小區。

“這幾年,我們物業都是虧著在管理。”物業費收繳率同樣也在90%以上的越城區鳳凰名都小區的長遠物業管理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采訪時訴苦:小區有288戶居民,4萬多平方米的物業管理面積,多層收費0.7元/平方米,高層1.1元/平方米。這幾年,受人工成本等影響,物業服務成本大幅提高,一年就要虧損10多萬元。“我們提了幾次漲價,都遭到業主否決。再這樣下去,我們只能拍拍屁股走人。”該負責人無奈地說,除了虧本,管理難也讓他們頭疼。小區居民種菜、搭建違章建筑,物業管理人員前去勸阻,多次遭到謾罵,一些居民還以此拒交物業費。

記者隨機調查多家小區發現,在商品房住宅小區,物業費的平均收繳率接近8成或者8成以上,而那些舊小區及拆遷安置小區的交納情況則更不容樂觀,平均收繳率在五六成。天鏡南苑西區是拆遷安置小區,有2000多戶居民。物業費用是0.3元/平方米,收繳率不到6成。“小區居民對物業管理有償服務不理解,物業費收繳時有抵觸情緒;安置房交付使用后,以前那套生活習慣帶進小區,出現臟亂差現象,影響小區整體環境,此外,小區的車庫80%以上都用于出租,也影響了小區環境,管與不改之間時常引發許多矛盾。”管理該小區的如家物業公司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環境差了,導致物業費更加難收,我們不得不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不得不聘請年紀大的保安和保潔人員。”

記者在采訪碧水南苑、涂山公寓、門前江小區等多個拆遷安置小區時發現,居民沒有出錢買服務的意識是不少拆遷安置居民不愿繳納物業費的一大原因,這給物業管理造成了一定的難度。此外,一些小區的先天不足,更是讓物業管理者兩頭為難。“有些樓盤其實是因為開發商的原因,硬件設施基礎差。頭兩年或許還沒什么問題,越往后問題越多,物業的壓力越大。常壞常修,費用暫且不提,給業主帶來的生活困擾是肯定有的,業主把這筆賬也算到了物業頭上。”市區某物業公司負責人說。

記者調查中還發現,在物業管理費用難以足額收取的情況下,一些物業管理公司往往采取減少員工數量、降低服務質量等手段維持基本運營。如此一來,便又導致業主更多的不滿,拒交物業費的人越來越多,從而陷入惡性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