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業分拆上市擴容提速

作為電商最后一公里的物業公司,白銀時代面臨價值重估。

進入白銀時代的開發商,正在重拾曾經形同雞肋的物業管理公司。

生存困境

近年來,市場上有這樣一句話“業主和物業是天敵”。作為服務方和被服務方,本該和睦地共同營造一片幸福美好的生活,但事實并非如此,業主和物業的矛盾不斷被激化。

美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張景瑞在接受《東地產財經周刊》(以下簡稱“《東地產》”,微信號:dongdichan)采訪時表示:“物業和業主之間產生矛盾的原因首先在于很多物業公司的物業管理水平確實比較差,服務意識較弱。其次,物業和業主的期望值不同,業主期望值自然較高,然而物業服務本身并沒有固定的標準,兩者之間的差距是矛盾的始源。此外,人工成本不斷上漲,物業費卻不漲,公司盈利受到挑戰,服務水平自然下降。”

《東地產》在萬科2014年年報中了解到,截止去年年底,萬科共有在冊員工40647人,其中房地產開發系統共有員工7144人,而物業管理系統中則有員工30925人,占萬科總人數的76%。事實上,房地產開發商在人員配置方面基本都和萬科類似。

蘭德咨詢總裁宋延慶曾說:“幾乎每家開發商都有自己的物業公司,物業公司的總人數占到了地產公司總人數的三分之二以上。人力成本逐年上漲,但物業費又受到政府的限價管理,導致整個行業面臨大面積虧損,大多數開發商不得不把物業公司作為售后服務部門并為其提供補貼。”

自力更生謀發展

房地產企業有過自己的輝煌。曾經跑馬圈地,日進斗金,物業作為服務部門,自身盈利與否并沒有受到重視。但現如今,白銀時代來臨,任意貼錢給物業已成過去式,物業公司不得不離開“母親的懷抱”,自力更生,謀求生存大計。

近日,中海地產發布公告稱,其全資附屬公司與中海宏洋附屬公司訂立股權轉讓協議,將以5000萬元收購中海宏洋物業管理公司。同時,公司考慮將物業管理業務分拆及以介紹方式在聯交所上市的可能性。據了解,如果中海地產的物業分拆上市成功,將成為國內屈指可數的上市物業公司。

縱然是多年蟬聯物業服務冠軍的萬科,也于今年開始,全面接受各開發商的物業服務邀請。日前,南京金隅紫京府項目和萬科物業正式簽約,這只是開始,知情人士透露,萬科正在和金隅集團展開洽談,金隅嘉業在北京以外的所有項目的物業服務,今后很有可能全部交由萬科物業管理。

第一太平戴維斯物業顧問上海有限公司高級董事鄒應龍在接受《東地產》采訪時表示:“在物業走向市場的過程中要注意降低成本。物業市場化將有利于物業行業內百花齊放,促進行業競爭,尤其促進口碑較好的物業公司進一步良性發展。”

社區O2O或為趨勢

張景瑞告訴《東地產》:“僅靠收取物業費,物業公司確實不賺錢,但事實上,物業公司有著自身無可取代的優勢,它不僅僅是社區商品的入口,還有著龐大的客戶群體,在互聯網飛速發展的今天,這部分群體的商業價值不可忽視。也就是說如果物業公司隱含的商業功能得以開發,物業公司的發展前景就會非常明朗。”

張景瑞提到的“明朗前景”即是社區O2O,所謂社區O2O,就是指移動互聯網和電子商務普及的時代,通過線上到線下資源的整合,完成產品或服務“最后一公里”的配送,其核心正是以社區生活場景為中心,構建用戶與商家、上門服務提供者之間連接的平臺。

自2013年花樣年開始做社區O2O后,由開發企業搭建的社區O2O如雨后春筍般涌出。目前保利、萬科等開發商都轉戰社區O2O,搶食社區O2O萬億市場。

花樣年彩生活旗下的APP彩之云,以社區為中心輻射一公里微商圈,包含衣、食、住、行、娛、購、游在內的各領域商戶服務資源。如今,花樣年準備繼續在社區O2O上下注,正在謀劃另外一個全新的社區O2O服務平臺。

保利地產在“5P戰略”中首次發布了社區O2O戰略,在全國245個社區約5000萬平米物業基礎上,推出
“若比鄰”商業品牌,通過若比鄰社區中心實體店和若比鄰APP實現線上線下聯動。

易居(中國)克而瑞信息集團研究中心研究經理朱一鳴表示:“現在眾多房企選擇物業分拆上市的最終目的就是為了做社區O2O,上市之后利用資本市場的優勢實現高產出和高毛利。物業公司因其自身優勢而對社區的融性很高,社區O2O的發展必然成為趨勢。”

但是,有著多年傳統物業經驗的鄒應龍卻認為:“社區O2O能否做好還是要看服務是否做好。此外,物業費和積分不能混為一談,假如業主們決定換掉之前的物業,那就要換掉APP,如果積分和物業費融為一體,在之后的物業轉換中就會講不清,從而產生很大隱患。”